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埃博拉能治了!两种新疗法能大幅降低死亡率

2019-08-25 点击:1934

  倪叔的思考暗时间昨天我要分享

  刚果国家生物医学研究所所长穆耶姆贝-塔姆弗姆表示:“此前,人们认为如果你进入治疗中心,很可能再也无法出来。但随着治愈率达到90%或更高,我们有个更好的消息。治疗中心是个你可以康复的地方,你可以活着离开。”

  image.php?url=0MvGg0QVZY

  据外媒报道,在刚果民主共和国(DRC)进行的四种实验性埃博拉疗法的试验已经提前停止,因为其中两种疗法显示出能够挽救患者生命的强烈迹象。这项研究的合作伙伴之一、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日前报告了初步结果。科学家们表示,这两种治疗方法现在将被广泛使用,可能有助于结束刚果民主共和国长达一年的埃博拉疫情,这场疫情已经导致1800多人死亡。

  在疫情爆发期间,PALM(即“共同拯救生命”)试验对三种埃博拉抗体制剂和一种抗病毒药物进行了评估。刚果国家生物医学研究所所长让-雅克斯·穆耶姆贝-塔姆弗姆(Jean-Jacques Muyembe-Tamfum)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天,我们翻开了新的篇章。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不再说埃博拉是无法治愈的。这一进步将在未来帮助拯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伦敦惠康信托(Wellcome Trust)负责人杰里米·法拉尔(Jeremy Farrar)对此表示赞同,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这无疑将拯救无数生命。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们进行了非常坚实的临床试验,这给我们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而且它的美妙之处在于,你现在可以立即将这些疗法应用到疫情中。”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治疗埃博拉的药物。在目前的疫情中,三分之二的已知感染者已经死亡。科学家们已经尝试用现有的药物治疗这种疾病,并开发出针对这种病毒的新治疗方法。其中一种抗体鸡尾酒名为ZMapp,在西非疫情流行期间被誉为潜在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但在71名患者(其中36名患者接受ZMapp治疗)身上进行的试验显示,它没有显示出对死亡率的显著影响。许多其他的治疗研究也没有效果。

  尽管如此,ZMapp的数据被认为足够好,可以在未来的试验中使用该药物作为对照。在PALM试验中,其他三个试验与ZMapp进行了比较:

  ——单克隆抗体mAb114,起源于1995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基奎特的埃博拉疫情。在那次疫情中,穆耶姆贝-塔姆弗姆试图用埃博拉幸存者的混合抗体治疗感染者。多年后,NIAID的研究人员从这些幸存者中分离出抗体,mAb114是最有前途的一种,目前正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与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生物疗法一起被开发。

  ——Regn-EB3是由美国纽约州Regeneron制药公司开发的三种单克隆抗体的混合物。这些抗体是通过给小鼠接种带有埃博拉病毒的“人源化”免疫系统而产生的。

  ——由美国加州福斯特市的Gilead Sciences公司生产的抗病毒药物Remdesvir。

  PALM试验于2018年11月在Beni、Butembo、Katwa和Mangina社区的四个埃博拉治疗设施开始,目标是招收725名感染者。今年8月9日,一个独立的数据和安全监测委员会审查了499名感染者的数据,发现REGN-EB3的效果比ZMapp好得多。

  总体而言,接受ZMAPP治疗的感染者中有49%死亡,接受Remdesvir治疗的感染者中有53%死亡,而服用REGN-EB3的患者中只有29%死亡。这一差异足以满足提前停止试验的预定标准。在接受mAb114的试验组中,死亡率为34%,这一比率被认为与Regeneron鸡尾酒疗法的死亡率相当接近,因此应该继续使用。

  在41%在感染后早期寻求治疗且血液中埃博拉病毒水平较低的试验参与者中,这两种新疗法取得了惊人的成功:Regeneron抗体组的死亡率暴跌至6%,mAb114组降至11%。而使用ZMapp和Remdesvir,低病毒载量人群的死亡率分别为24%和33%。然而,对于病毒载量较高的患者来说,效果要差得多:即使使用最好的治疗方法,即REGN-EB3,他们的死亡率也高达60%。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强调,这些数据都是初步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mAb114和REGN-EB3的效果明显优于ZMapp和Remdesvir。

  在最初试验的扩展中,四个治疗中心的感染者现在将被随机分配REGN-EB3或mAb114药物。其他治疗中心的感染者也将有资格接受这两种疗法,尽管它们尚未获得许可。这要归功于世界卫生组织(WHO)在瑞士日内瓦提出的、名为“Monitored Emergency Use of Unregistered and Investigational Interventions”的框架。福奇说,两种疗法足够可用,将不再使用ZMapp和Remdesvir。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温尼伯实验室的病毒学家加里·科比尼格(Gary Kobinger)开发出了ZMapp,他说自己很高兴看到其他效果更好的药物出现。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ZMapp是一个概念的证明。没有它,其他疗法就永远不会被开发出来。”

  令人鼓舞的结果可能有助于结束埃博拉疫情的努力,因为更好的治疗结果可能会说服更多的人在埃博拉治疗中心寻求帮助,从而降低他们感染他人的可能性。穆耶姆贝-塔姆弗姆表示:“此前,人们认为如果你进入治疗中心,很可能再也无法出来。但随着治愈率达到90%或更高,我们有个更好的消息。治疗中心是个你可以康复的地方,你可以活着离开。”公共卫生官员也可能强调一个事实,即早期寻求治疗的人存活的机会更高。

  尽管如此,科学家强调,挑战仍然令人望而生畏。世卫组织卫生应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莱恩(Mike Ryan)说:“今天的好消息令人激动万分,它为我们对抗埃博拉提供了一个新的工具,但这并不能完全阻止埃博拉。在穆耶姆贝-塔姆弗姆教授和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的领导下,能够阻止埃博拉的是良好的监测、感染预防和控制、良好的社区参与、疫苗接种,以及以尽可能有效的方式使用这些疗法。”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
金百利国际娱 版权所有© www.sp0rt4ever.com 技术支持:金百利国际娱 | 网站地图